相关文章

红塔红土基金向子公司增资3.3亿,但还有十余家注册资本仅两千万

来源网址:

  股权和人员流动正成席卷基金子公司。

  12月5日,红塔红土基金发布公告称,增加对其子公司深圳市红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增资完成后,红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由2000万元人民币增加至3.5亿元人民币,增加注册资本3.3亿元人民币。

  根据公告,新增的注册资本3.3亿元人民币,全部由红塔红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资。在增资前,2017年9月11日证监会核准红塔红土基金的增资和股权变更,注册资本从2亿元增加到4.96亿元。

  2016年12月15日,被业内称为“史上最规”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正式落地,对基金子公司的净资本提出了明确的约束。根据新规要求,基金子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不得低于负债的20%,调整后的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

  新规实施即将满一年,基金公司近期密集增资子公司。

  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5日,全市场79家基金子公司中,已有41家子公司注册资本金达到了1亿元。加上刚刚完成增资的红塔红土资管、易方达资管,全市场已有45家子公司达到了新规对净资本的最低要求。

  “有了基金子公司,就相当于有了万能牌照。在过去几年间,很多基金公司都是靠基金子公司的‘通道业务’发展壮大的。”一位刚刚从基金子公司离职的负责人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与此同时,继新规之后,子公司规模扩张带来的增资压力也十分明显。

  “一般来说,基金公司是轻资产行业,注册资本都不高,现在又不断加大对子公司的增资,基金公司的压力非常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想保留子公司的基金公司,不得不选择在新规最短12个月,最长18个月的过渡期结束前对子公司进行增资。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基金公司都是那么财大气粗可以增资的。对于一些子公司规模比较大的基金公司而言,增资带来的经济压力颇大。

  此前一家基金子公司专户业务做得很不错的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母公司对基金子公司已经增资好几亿,但还是无法覆盖子公司的专户业务规模,为了规避风险,保证子公司业务合规,公司只好大幅缩减通道业务,减缓增资压力。2016年底到现在,子公司的专户规模已经缩减了1000多亿。”

  距离《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正式实施还有10天,截至目前,仍然有30余家基金子公司的净资本尚未达到1亿元。其中,财通资管、兴瀚资管、方正富邦资管等15家子公司的注册资本只有2000万元。

  另一方面,基金子公司作为母公司员工股权激励的做法正在遭到清理。

  在2016年底发布实施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中明确,基金管理公司从业人员不得在子公司参股,子公司实行专业人士持股计划应仅限于本公司人员。距离法规正式实施不到半个月时间,一些基金公司母公司员工通过子公司实现股权激励的平台也开始得到加速清理。

  12月1日晚间,易方达基金公司在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受让广东易兆恒投资有限公司和广东易宏冠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有的易方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35%、25%的股权,收购完成后易方达基金全资控股子公司。同时,公司对子公司进行增资,子公司注册资本由1.2亿元大幅增加至10亿元。

  2013年易方达资产成立之初,易方达基金持股40%,易方达基金部分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从业人员出资成立的广东易兆恒投资有限公司持有35%的股权;时任易方达基金董事长、现任总经理均持有广东易兆恒投资10%股权;易方达资产董事长、总经理及其他骨干员工出资成立的广东易宏冠投资有限公司持有25%的股权。

  此次增资之后,易方达资产成为仅次于工银瑞信投资、建信资本,注册资本排名第三的基金子公司,三家基金子公司的注册资本均超过10亿元。

  此外,12月5日晚间,国投瑞银基金(,)发布公告称,国投瑞银基金副总经理王书鹏不再兼任国投瑞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根据《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第十九条的要求,基金管理公司从业人员不得在子公司兼任职务。

  (国际金融报记者 吴梦迪)